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IPv6知识 >> CNGI-CERNET2 >> 内容

下一代互联网的光荣与梦想(2)

时间:2010/3/26 14:27:14 点击:1660

  核心提示:我们不仅抓住了这次机会,也受到了国际先进互联网国家的尊重。   2004年1月,美国Internet2、欧盟GEANT等全球最大的几个学术网在欧盟总部共同宣布,开通全球IPv6下一代互联网服务。CERNET受到邀请,作为全球八大下一代学术网之一。   2004年,思科总裁钱伯斯到北京访问,在招待宴会...
我们不仅抓住了这次机会,也受到了国际先进互联网国家的尊重。

  2004年1月,美国Internet2、欧盟GEANT等全球最大的几个学术网在欧盟总部共同宣布,开通全球IPv6下一代互联网服务。CERNET受到邀请,作为全球八大下一代学术网之一。

  2004年,思科总裁钱伯斯到北京访问,在招待宴会上,当得知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管委会副主任李志民在座时,他很认真地说:“你的几个手下很能干!你们在IPv6上走得很快。”

  2004年3月19日,是我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值得铭记的一天。这一天,CERNET2试验网作为我国第一个下一代互联网主干网正式开通并提供服务。不足10月后,连接20个城市,接入了25所高校的CERNET2正式开通。在第一阶段,CERNET2将向100所高校提供1G~10G的接入服务。

  如果从美国正式开始下一代互联网研究算起,中国与世界第一代互联网的差距是20多年,但在第二代上,则只有短短数年,中国科研人员可以骄傲地说:这次我们真正地抓住了历史机遇。

  “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给我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吴建平教授说,过去,我们没有条件与发达国家抗衡,但现在无论从技术还是设备以及综合国力上,我们都具备了基础条件。

  吴建平认为:下一代互联网首先给了大家共同发展的可能与机会。1969年美国开始第一代互联网的研究,我国则在1994年才由CERNET建设了第一个全国性试验网络。

  但正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让彼此之间的差距大大缩小。1996年美国政府出台NGI计划,1998年,中国专家则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工作。

  在经济上,网络体系的变革,给了大家共同的机会。下一代互联网,从IPv4到IPv6,所有配套的软硬件都将逐渐面临一个挑战,来一次重新洗牌,这给了很多企业以新的机会,有可能打破现有网络经济的格局。比如路由器上,就可能不再是思科一家独大。在各种应用上,则将会给无数国家及公司更多机会。

  经济格局的打破,带来了必然是整个社会发展乃至国家影响的变化。同时技术的变革,经济实力的变化,也必然影响到政治、军事。

  “未来社会,网络是一个基本要素,它将对社会经济、科技教育发展,乃至国防政治都将起到决定性的影响。”吴建平教授说:“如果我们失去对下一代互联网的发言权,我们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别人。”

  让人高兴是,我们已经结出了硕果。

  路由器是互联网最重要的网络设备,用来寻找最佳路径传输信息,被称为互联网的枢纽和“交通警察”。互联网就是由分布于全世界的无数个大小不一的路由器连结起来的,由此形成了主体脉络。作为互联网的主要节点设备,路由器的处理速度是网络通信的主要瓶颈之一。

  由于高端路由器技术难度极大,目前国际上只有极少数国家能研制开发。IPv6核心路由器是面向下一代互联网的最关键设备。高端路由器长期以来基本上是美国产品独霸市场,一位业内人士说到这一情景时,不由感慨万千:人家根本不跟你谈价格,你没有选择。

  就在CERNET2试验网开通不久,3月28日,我国第一个下一代互联网核心技术——IPv6核心路由器BE12016由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和清华紫光比威公司共同研制成功。6月1日,它作为国内第一个通过信息产业部入网测试的国产路由器通过了信息产业部组织的技术鉴定。目前,该路由器已成功地应用于国家863计划“新一代互联网技术综合试验环境”和我国第一个下一代互联网CERNET2试验网。

  BE12016的研制成功并达到国际同类产品的技术水平,标志着我国已基本掌握了下一代互联网的核心路由器关键技术,对于保障我国互联网的安全运行和服务水平,提高我国在下一代互联网技术中的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我国具有完全软、硬自主知识产权的IPv6核心路由器BE12016,是一种可以提供IPv6/IPv4功能的双栈核心路由器,主要用于下一代互联网的核心主干网。它采用高速分布式路由体系结构和先进的高速交换矩阵,具有3200亿比特的信息交换能力和9600万次的分组报文转发能力,达到400万条IPv4/IPv6动态可调路由表项,采用硬件技术实现了各种IPv6/IPv4分组报文的线速转发;它提供TCP、UDP、IP、ND、ICMP、RIPv2、RIPng、OSPFv2、OSPFv3、BGP4+和PIM组播路由协议,具有10/100/1000M以太网和155M/2.5G POS接口类型;它还提供配置隧道、6to4隧道、4to6隧道,以及NAT-PT等过渡协议、SNMP网络管理协议、IPsec和IKE等安全协议、完善的访问控制和过滤机制,同时提供方便、友好的控制管理界面。

  BE12016整个系统采用模块化设计和高可靠性设计技术,支持电源、主控板和交换网络的冗余备份,支持热插拔和无中断路由。该路由器还实现了系列化设计,同时提供BE12004、12008和12016多种规格,满足不同网络的需求,具有平滑的升级能力。

  建设下一代互联网的创新思维

  下一代互联网的建设,是这一代互联网建设需要解决问题的延伸,对于长期奋战在中国互联网科研和建设一线的CERNET人员来说,需要从这10年的经验中汲取经验,做到技术上“不走弯路”。

  “下一代互联网是为了应对现在互联网的挑战而产生的,主要是3个方面:一是可扩展性,二是安全性,三是服务质量”,李星以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做例子说:“每一个大学生用1M的带宽资源上网,总的类聚带宽就将达到4000G。而现在40G带宽的网络刚出来,按照摩尔定律硬件速度每18个月翻一番的规律计算,自然增长需要的时间太长,而要不停简单增加带宽以满足需求的话,成本会非常高。”

  李星介绍,下一代互联网的带宽,一开始将首先是40G的带宽。

  在安全性上,现有的网络攻击很厉害。原有的TCP/IP体系结构设计没有大的漏洞,但根据漏桶原理,系统的安全问题是最弱的地方造成的,现有的互联网设计考虑的不够完备,比如原地址认证问题。互联网是尽力而为的原则,但并非说它是脆弱的,“美国‘911’时,Inernet是最早恢复的通信方式”,李星说。

  李星认为,CERNET的建设经验,一是吃透别人做的,“互联网的TCP/IP协议,作为老师,在国外使用过等这些背景,体会得比较深。这是CERNET建设不走弯路,吃透本质的原因。”CERNET从一开始建设到后来的发展,一直坚持只建设TCP/IP网络,不上X.25、ATM网络,避免了资金浪费在没有前途的网络建设上。

  第二是网络的可扩展性。“中国有3亿多学生,有这个数字在脑子里进行设计,就不会小家子气”,李星说,网络架构设计和设备,大都是从发达国家引进,但不同的人口基数会使这些设计和设备在国内跟不上网络扩展的速度,在总体设计上,CERNET从一开始就考虑好了这个问题。

  第三是网络的可管理性。在这一代互联网建设中,“CERNET在每个节点放两台路由器,一台由国家管,一台由当地节点管理。这就是该管的要管住,该让底下发挥积极性的要留出空间”。同时,CERNET对自身域名的发放也是按照行政管理方式。核实身份下发。这些特性,在下一代互联网提供的Ipv6地址协议和更高的安全性时,互联网的可管理性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前十年的行政管理方式。以平等原则设计的互联网将变得更加透明,互联网自身可管理性的加强为将来的运营模式改变带来可能,新的通信方式、新的应用将从这些基础研究中孕育出来。

  在CERNET提出来建设下一代互联网(CERNET2)网络方案中,CERNET专家组提出先把IPv4和IPv6的过渡、兼容问题放开,不予以考虑,扔开包袱可能能做出一些东西来,破釜沉舟直接上IPv6网络,CERNET2就是下一代网络。

  李星认为,成功的条件之一是创新,要具有反向思维能力。别人怎么做,你跟着做肯定是不行的。CERNET2提出的直接建设IPv6网络的方案,就像过去的十年在建设CERNET的时候,大家用卫星传输时,CERNET用地面传输,到大家用地面传输时,CERNET因为带宽资源不足使用卫星传输,而大家都建ATM网时,CERNET坚持不用。

  对业界热烈讨论的过渡到IPv6问题,“不能只跟潮流,现在提出的NGN概念一直是‘没有定义清楚的问题’,就像人工智能,因为说不清,一直发展得不好”,李星说,CNGI是很聚焦的,就是现在基本网络结构往前走一步,是真正在做学问。做学问上面,能把问题清楚、干净地说出来,解是自然的。

  对现在国内开始建设下一代互联网试验基地并热炒IPv6的情况,李星认为这里有不理智的成分。他说:“IPv6的试验和使用一开始肯定是没有经济效益的,下一代互联网的建设应该是国家行为,现有的下一代互联网建设有很大成分的短期利益行为,不符合客观利益。”

  李星分析说,CERNET上马下一代互联网建设、研究IPv6对国家没坏处,作为科研的学术研究,摸出一条路来,商业性的网络可以移植过去;而商业性网络一旦研究失败,投入的巨额资金将对公司效益形成很大影响。

  在这个基础上,现在热炒的IPv6应用大都是东施效颦。李星说,在这些传统产业的应用还没到时候,家电、消费类电子对IPv6的鼓吹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李星说:“国际上,美国、欧盟政府也在鼓吹下一代互联网、IPv6,但这都取代不了扎扎实实的科学研究。”

  “我们不预测未来,我们要创造未来”

  就在采访李星教授的前一天,李星刚参加了有关下一代互联网的中美高级研讨会,在会上,以单向带宽30M的网络连接,表演了小提琴演奏,但要进行真正的交流,只能在下一代互联网实现。

  现在的互联网没有这么大的带宽,可扩展性差,无法普及这些应用。基于此,李星认为,对下一代互联网,要去“参与,体验,感受”。

  “就像巨人滚石,车轮滚动”,李星说,下一代互联网已经开始启动,不可阻挡。但要设计得好一点,让数字化生活实现得更好。总之,要对人类文明多一点正面因素,少一点负面的东西。

  2004年11月17日,TCP/IP协议合作发明者,互联网雏形Arpanet网络系统设计者罗伯特?卡恩博士在访问CERNET等单位后表示,“美国对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还不积极。就发展情况来说,美国需要尽快追赶中国”。

  但李星认为,在下一代互联网的研究上,中国和国际上的差距还是很大。“基础研究的路是很长,路由器芯片、网络体系架构的设计都是国外的。”

  追问下一代互联网的影响,李星坚决地说:“我们不预测未来,我们会努力创造未来。”

作者:IPv6edu.com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IPv6教育(www.ipv6ed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master@ipv6edu.com 京ICP备09058832号
  • Powered by ipv6edu!